两院士支招:稳定支持如何做?
2021-06-01 15:25:07 作者: 王贻芳 周忠和 来源:光明日报 分享至:

稳定支持该支持谁


作者 | 王贻芳(中国科学院院士)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国家科研机构要以国家战略需求为导向,着力解决影响制约国家发展全局和长远利益的重大科技问题,加快建设原始创新策源地,加快突破关键核心技术。

国家科研机构的研究经费主要来源于公共财政,这样的要求是应有之义。如何能让国家科研机构早日达到这一目标呢?

我认为,首先就是要用好国家投入。

我国现在的科技管理体制是以竞争性经费为主的项目竞争体制。该体制优越性明显,大大提高了竞争意识,奖勤罚懒,取得了明显效果。

但因为缺乏稳定支持,也出现了一些弊端。例如,竞争项目一般要求在短周期内完成,使得需要长周期的研究与积累、重大疑难问题、不太出彩的基础性研究较难开展。

因此,基础研究领域的科学家一直在呼吁提高稳定支持的比例。当然,稳定支持多了也会有副作用,包括吃大锅饭、不思进取、失去竞争力等。

那么,如何实现项目竞争和稳定支持的平衡,实现良性互动?这是我们在新一轮科技体制改革中要解决的问题。

要想解决这个难题,我们首先应该分析清楚,稳定支持该支持谁?

目前,项目竞争的主体是科学家个人或团队,导致研究单位对项目或方向选择无法管理,也没有责任。这不仅不利于学科发展,也导致研究单位无法进行有效统筹和顶层规划,是建设国际一流科研机构的一大障碍。

我认为,稳定支持的对象应该是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研究单位。这样经费管理及责任追究有法律保障,管理制度也较易建立。

法人不仅仅是管理及分配经费,让科学家省去项目申请的麻烦,还有自己决策的权利和义务。

要通过自己掌握的资源,负起对国家和社会的责任,对自己的研究领域守土有责,开展核心能力建设,完成国家赋予的长期和重大任务,获得中国和本单位在本领域的国际地位与影响。

接下来,稳定支持该用什么方式?

为实现项目竞争和稳定支持、短期成效与长期积累的平衡,克服过度竞争或不思进取的弊端,建议依照研究单位过去获得的竞争经费,按比例给予稳定支持经费。

一方面研究单位获得的竞争经费确实部分反映了其竞争力和优秀程度;另一方面对获得竞争经费给予奖励也很合理。这种方式的管理成本也很低,初期建议按研究单位三年或五年为一周期的竞争性项目经费平均数的10%左右给付。

最后,稳定支持的效果如何保证?

这就涉及对稳定支持效果的监督检查、考核与奖惩。这是一个系统工程,我主要谈一下评估。研究单位应当成立国际顾问(评估)委员会对稳定支持整体效果进行评估,而其中一半以上应是研究单位以外的专家,这样才能最大限度地保证评估的客观和公正。

如何保障科研人员的生活之“稳”

作者 | 周忠和(中国科学院院士)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支持科研事业单位探索试行更灵活的薪酬制度,稳定并强化从事基础性、前沿性、公益性研究的科研人员队伍,为其安心科研提供保障。

为科技工作者松绑、最大限度地发挥科技工作者的创造力是一个系统工程。近年来,党中央和相关部门已做了不少努力,也取得了一些效果。

比如在基础研究领域,选取一些项目为试点,采取了长期稳定支持方式,如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实施的基础科学中心项目。基础研究学科不同,什么比例、多少资金采取稳定支持,可能每个领域科学家都有不同的想法,需要统筹考虑,认真磋商。

这里,我想说说稳定支持的另外一面——在我和青年科技工作者、学生们的接触中,深刻地感受到,稳定支持不仅仅指科研经费的稳定,也指要能让科技工作者的生活有稳定的保障。

据我了解,目前大多数科技工作者的收入或多或少要与项目或人才计划挂钩,基本保障的比例非常低,如果没有任何项目或者取得人才“帽子”,不足以让科技工作者过上“体面的生活”。

很多地方,项目还与职称晋升直接挂钩。特别是青年科技工作者普遍要购买住房、养育子女、奉养老人,生活压力非常大。而即便取得了项目和人才“帽子”的科技工作者也生活在不确定中——毕竟项目是有期限的,薪酬政策也并非一成不变。要想维持一定的收入水平,就必须不断地申请项目、获取更多项目或“帽子”。

在这种情况下,科研人员必然将很多时间和精力投入到“竞争”这种形式中去。

当然,稳定保障不是大锅饭,更不能大包大揽。科研本身就是一个强竞争领域,需要绝对的专注和投入。当一个人选择科学研究作为毕生职业后,面对竞争就是最基本的要求。  

因此,我认为应该改革科技工作者收入的构成,对基本保障和绩效比例进行调整,让科技工作者、特别是青年科技工作者能过上稳定的、体面的生活。

对于经过实践检验的、优秀的科技工作者,应该考虑提高稳定收入的比例,让他们能够安心进行科学探索,做更具有原创性、引领性,也更有可能失败的科研。这也是给科技工作者松绑、让科技工作者焕发出最大的创新活力的应有之义。

因此,稳定合理的职称晋升以及薪酬增长机制是十分必要的。在稳定生活基本盘之后,才能让更多科研人员安心追求荣誉与社会价值。

不稳,则心不静;心不静,则气浮——政策举措只有让科研人员过上体面的生活,才能让大多数科研人员不为各种窘迫所困,不为五斗米折腰,不热衷忽悠项目,不为形形色色的外部诱惑所动。

松开心中的“绑”,才能真正做到心无旁骛,放飞想象力,激发最大的创造力。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转载的文字、图片与视频资料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如果涉及侵权,请第一时间联系本网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