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胡正寰!

我叫胡正寰!

胡正寰,男,1934年7月出生,中共党员,中国工程院院士,北京科技大学教授...
记我国著名材料科学与石油管工程专家李鹤林院士

记我国著名材料科学与石油管工程专家李鹤林院士

今年是李鹤林院士与我国石油工业结缘的第60个年头——自1961年作...
一颗初心,三代人的坚守

一颗初心,三代人的坚守

2020年12月4日,交通运输部发布了2020年交通运输行业野外科学观测...
程玉峰教授:我与腐蚀科学——记一次难忘的学术会议

程玉峰教授:我与腐蚀科学——记一次难忘的学术会议

我在1986年考取湖南大学金属腐蚀与防护专业(现应用化学专业),1990年...
长风破浪降“虎”路 矢志不渝赤子心——记中国海洋腐蚀与防护拓荒者侯保荣从研五十周年

长风破浪降“虎”路 矢志不渝赤子心——记中国海洋腐蚀与防护拓荒者侯保荣从研五十周年

侯保荣,1942年1月3日出生于山东省曹县,海洋腐蚀与防护学家,中国工程...
博导建议:压力太大,不妨先在省属或地方高校潜心修炼6-10年,年纪轻轻就想当老板靠研究生不靠谱,是在作死

博导建议:压力太大,不妨先在省属或地方高校潜心修炼6-10年,年纪轻轻就想当老板靠研究生不靠谱,是在作死

博士毕业求职去什么单位对于多数毕业生都是非常纠结的,如果读博的...
饶毅对中国高校人事制度的思考

饶毅对中国高校人事制度的思考

决定现代高等学校质量最重要的是教师。教师质量决定教育质量,也决...
周忠和院士:如何保障科研人员的生活之“稳”

周忠和院士:如何保障科研人员的生活之“稳”

为科技工作者松绑、最大限度地发挥科技工作者的创造力是一个系统...
两院士支招:稳定支持如何做?

两院士支招:稳定支持如何做?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国家科研机构要以国家战略需求为导向,着力解决影...
论文多不代表科研能力强!

论文多不代表科研能力强!

我们知道,做科研需要深度思考谋求解决之道,这通常需要大量时间;好不...